地址:OPE

座机:OPE

手机:OPE

pc28是什么东西

  在如今火爆的手机游戏产业市场下,似乎许多人都认为开发一款手机游戏会很赚钱,但事实上真的如此吗?虽说现在手机游戏处于逐渐火热化的阶段,但是这看似是一块肥肉,实质上却是一块滚烫的山芋。如果现在问一问哪些手机游戏开发者有关手游能不能赚钱,相信大多数受访者坚定地回答:能!而问“您赚钱了吗?”,大多数人就会沉默不语了,当然这个时候些月入千万元产品成了他们证明行业赚钱的杀手级证据。私下里和创业者聊天时,他们自己很清楚,赚钱的只是少数派。

  蓝港CEO王峰认为页游大作成功率1%,而手游仅0.1%!广大创业者将迎来生死大考。

  这一年,当业内大部分人还沉醉在《神仙道》、《七雄争霸》等网页游戏创富神话里不能自拔,对诸如“联运”、“微端”等热门而时髦的话题趋之若鹜时,一些人转向了代表未来的移动游戏领域。

  2011年初,邢山虎离开麒麟,成立北京乐动卓越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乐动卓越);不久,目标软件副总裁毛海滨离职,成立北京钛金骑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钛金骑士)。乐动卓越和钛金骑士皆以移动游戏为主要经营方向。随后移动游戏变得愈发炙手可热,包括葛斌斌、吴裔敏、王峰、谭群钊等大批业内知名人士先后进入该领域创业。甚至到了2013年,金山游戏、蓝港科技等传统游戏公司也完成了针对移动游戏的方向调整。

  例如同一年创业的邢山虎和毛海滨,两年过后,两人经历却大不相同。其中,邢山虎的乐动卓越凭借《我叫MTonline》走红,跻身中国移动游戏企业一线行列,甚至成为移动游戏创业者的全新创业偶像。而毛海滨的钛金骑士依旧追寻突围的方向。

  在接受腾讯游戏频道采访时,毛海滨表示移动互联网将是创业公司成为世界级大公司的一个最佳窗口,而这次创业他们选择了所擅长的游戏行业,这又为成功增添了几分筹码。

  但目前来说,毛海滨的成功筹码依旧没有完全兑现开来。钛金骑士2011年至今推出的两款产品市场反响平平,用毛海滨的话来说,这“属于市场试水阶段,为网游市场探路”,因此对成绩并不那么在乎。然而毛海滨也承认,当初曾想做出一款像《捕鱼达人》一样流行的游戏。现实而言,其距离这一目标还为时尚远。

  行业内像毛海滨这样拥有大公司背景的创业者不在少数,在成都互联网圈已经出现了“盛大帮”、“金山帮”这样的非正式“帮派”。他们曾出身“豪门”,拥有令人艳羡的资源。

  拿成都的一位前华为工程师刘涛为例。去年初进入手游行业,刘涛按照自己的兴趣选择棋牌类单机手机游戏,以为能够回本,但市场收了他的学费还赠送了盆冷水。赔了本钱的刘涛在今年年初搬进了免租的天府软件园创业场,开始转型做手游,目前产品正在研发中,他笑称自己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李万鹏的优聚软件从2009年件就开始专注于Android智能设备游戏开发,先后推出了30余款游戏,但效果不尽如人意,公司两度濒临死亡,最后通过政府支持贷款才度过难关。而颇受用户欢迎的《帝国塔防1、2》,虽然一片叫好声,但收入寥寥。去年下半年,团队再次转型,开发联网游戏,争取尽快在收入上取得突破。

  对于隔壁的创业明星公司top4fun和数字天空,李万鹏说:“其实他们的成功也是来之不易,都经过了三年以上时间的积累,中间有几回也差点死了。”

  对于这些创业者而言,他们的精神支柱来自于移动游戏野蛮生长带来的不确定机会。例如《愤怒的小鸟》开发商ROVIO之前推出51款作品,但无一成功;又如邢山虎的乐动卓越在推出《我叫MT online》前,推出的7款游戏也是分文未赚。这样的故事支撑着很多创业者不断的坚持下去。对他们来说,或许下一款游戏就是他们的《愤怒的小鸟》,谁知道呢?

  此外,日本Gungho《智龙迷城》月入11亿人民币的创富神话,也刺激着创业者的梦想和期望。

  当乐网CEO肖永泉第二届GMGC全球移动游戏大会上表示: “过去两年到现在上线%,pc28是什么东西五百万到一千万的月收入是3%的左右,小于一百万的收入占了90%以上。如果你用收入三百万基本能维持正常的运转,能够攒一点钱去开发下一款游戏。假如游戏收入小于一百万,你可能会被市场淘汰。你也很难单纯靠现有的这款产品收入去支撑再做下一款游戏开发。更重要的一点,在渠道竞争、产品竞争更加激烈的时候,如果你的产品不能够在市场上,比如在前十名或者前二十名,你是很难获得持续的用户。假设今天有两三百万的收入,或者不到一百万的收入的一款游戏,过了两三个月之后,就没有很多新用户进来。这是现实的情况。”

  因此,对于大多数手游创业者而言,在大富大贵之前,如何在这个行业生存下来已经成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据记者了解,很多创业者已经把今明两年的目标定为:力求不死。

  中小创业者们能不能活下来,除了看自身的努力外,还得看各路游戏巨头们的脸色。

  2012年底至今,中国已上市游戏公司陆续推出了自身在移动游戏领域的布局方案。其中,腾讯整合微信、手机QQ、手机QQ空间、应用汇等资源平台,推出“腾讯移动游戏平台”;网易也将推出自身移动游戏平

  台,并计划在6月份推出移动游戏产品;而盛大游戏近期也在力捧代理自韩国的移动游戏产品。此外,畅游、完美、巨人等都在移动游戏领域有相应的动作。财新网曾就此做出报道,提到:2013年是手机游戏的爆发年,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全民手游的时代,因为所有的人都认识到手游会是一个巨大的宝藏。目前一些前端游戏企业,包括九大上市的端游公司,十大业务公司,六大社交游戏公司,25家公司,还有一些排名靠后的公司都进入了这一次手游的市场大战当中。

  知名游戏制作人陈默在出席腾讯《百家游坛》沙龙时,就明确指出:“手游这个时代,我觉得巨头醒的都过早,大家在这个上面厮杀的更加激烈。”

  掌趣科技副总裁张沛却不那么认为。在早前举办的一场移动游戏分享会上,张沛就对记者表示,巨头扎堆进入移动游戏领域并不值得害怕。张沛认为,巨头们在移动游戏领域积淀的经验不多,还吃不准这个行业的规律。他们对于移动游戏的研发和推广的把控,远不如成熟的移动游戏公司来得准确到位。因此张沛认为,巨头们不一定玩得转移动游戏。

  对于掌趣科技这类从SP起家且在手机游戏领域耕耘多年的企业来说,张沛的观点极具代表意义。在他们看来,中国传统游戏巨头们入局移动游戏市场,甚至有助于把这块蛋糕做大。触控科技CEO陈昊芝曾大胆预言,2015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将达到240亿的规模。陈昊芝鼓励更多创业者或巨头们加入到移动游戏中来:“我们《捕鱼达人》新增了600万付费用户,pc竞猜游戏是什么!那就是整个手机游戏行业多了600万付费用户;《我叫MT》新增了200万付费用户,那也是整个手机游戏行业多了200万付费用户。付费用户群扩大之后,整个行业都是受益者。”

  游戏巨头们的虎视眈眈以及无数中小创业者的涌入,让中国移动游戏市场既得利益者们进入了狂欢的节奏。他们一面抛出振奋人心的市场增长数据吸引更多人入局,一面又暗自跑马圈地,进行防御性布局。中小创业者既无深厚资金支援,又无强大技术经验积淀。面对这种狂欢式的浪潮,如果无法认清自己的定位,很可能变成“陪太子读书”,最终沦为移动游戏高速发展道路上的炮灰。

  有业内人士则表示,移动游戏领域很多将死之人是被业内的大佬给忽悠进来死的。“ 页游的大作成功率1%,手游的0.1%,那么怎么相信咱们是那1%和0.1%的幸运儿?” 蓝港CEO王峰则表示:“几乎没有一个手机游戏创业研发团队值得投资”。

  对于移动游戏能否延续网页游戏时代的辉煌,陈默保留自己的意见,他说:“手游现在也是一个非常混乱的情况,包括发行渠道都是非常的狭窄。页游的时候,其实是动用整个互联网的力量,或者个人站长的力量。有大量的流量资源支援页游整个行业,而手游里面有多少流量把游戏顶的出来?这么多手游的团队,要能够杀的出来不只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在千军万马还要乘以10倍。看你自己积累是否到了那个份上,能够在手游时代成为富翁。”

  移动游戏的火热让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刷榜、抄袭、分账不均、刷流水等不合理的规则,也让广大创业者们叫苦不迭。

  早前,游戏资深从业者、盛久网络CEO陈玉林在腾讯微博发布长文,提到了移动游戏在推广时的种种潜规则。

  进了推广公司、平台资源负责人、以及制造流水产业链的各环节大佬的口袋后,投资人也开始聪明了,不玩了。于是手游的投资高潮又来了。遗憾的是,快速崛起的,依然是可怕的“流量平台”。

  一个以前的老部下跟我抱怨说,他们要推一个很不错的手游,也准备了千万的市场费,考虑到联运太坑上游,利润太薄,因此不打算做联运。但不成想,不做联运竟然广告费按正常思路花不出去!

  为什么呢?流量就在那么几个大的平台手里,那些“过油手”们有充分的理由让自己的老板相信,联运来的钱肯定比广告快和所谓的“多”。因为绝大多数老板还是有上市的梦想,或者已经上市了需要对每季度的财报数据负责的。因此,流量能直接变现当然比买广告来的直接。

  在这样的背景下,手游的流量80%以上集中在联运平台手里,买不到,要么你就认命去联运赚点辛苦钱;剩下的20%作弊数据又太多不敢买。这么一对比,页游领域至少还有不少零散的流量可以买到,是多么的幸福啊!”[详情点击:业内人士揭页游黑幕:月流水5000万照样赔钱]

  陈玉林提到的刷流水和平台垄断,不过是移动游戏众多潜规则的冰山一角。移动游戏赚钱不易,一款产品就算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最终赚到了一点钱,当分账时,游戏开发者还得面对各类联运平台的瓜分。

  有业内人士统计说,目前国内大大小小的手游联合运营平台不下300家,比如从腾讯、U C到360、91、当乐、木瓜移动等,既有入口型的平台,也有手游的垂直平台,它们都凭借自身影响力形成对手游用户的入口把控。而这些平台的兴起过程只不过最近几年时间。

  “据我所知,游戏A PP几乎都会走平台分成的模式。”陈红洲说,当用户为游戏APP付费时,平台就能获得分成,一旦有收入不错的A PP出现,平台也往往会力推。最初分成可能是5:5,现在游戏开发者能拿到3成就不错了。

  《我叫MT Online》是一款屌丝游戏APP,开发商乐动卓越CEO邢山虎在邮件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时,也看到了手游开发者“行业门槛太高了,机会成本越来越小,坑越来越深”的现状。他介绍说,早期在美国,3万元能拉20多万的新进用户,相当于一个新进用户0 .1美元。现在国内拉一个新进用户,基本上不会低于12块钱,高的时候三四十多元。“说实话,环境恶劣了很多。我们压力都很大。这个行业再往下走,可能迅速向页游靠拢。”

  而刷榜、无序竞争等顽疾,至今仍困扰着广大的移动游戏开发者们。尤其是无序竞争,也让一些发展良好的企业感到灰心。掌趣科技副总裁张沛就表示,现在最害怕的是移动游戏市场的盗版问题。大企业好不容易弄来的版权授权,一些小的创业团队很容易就直接COPY过去了,他们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地址:OPE     手机:OPE    
   Copyright © 2002-2018 OPE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